綠葉韵

【欧洲新报】诗人北岛:“我的故乡是中文”

【2015 夏 · 旅拍】资深摄影师随行,打造最美普罗旺斯之旅

6月30日启程!火热报名中!仅剩两个位置!!!


【欧洲新报】诗人北岛:“我的故乡是中文”_图片
北岛汉堡文学朗诵会(中为诗人北岛,左为德方朗诵演员Ulrich Bildstein,右为主持人王竞博士)

北岛来汉堡了!

一份简短的邀请函,寥寥数语,5月29日汉堡豫园的文学之夜却是座无虚席。古色古香的茶楼厅堂之中,早早聚满了来自各方的热心听众。他们中有温文尔雅的德国汉学学者,有白发苍苍的华侨老人,有青春洋溢的“80后”、“90后”留学学子,亦有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士。由于赶来的听众超过预计人数,主办方甚至不得不在活动开始前增设座椅。这一切,无不彰显出“北岛”这个名字的分量和意义。

上世纪70年代,伴随着一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诗人北岛的名字如同一道闪电,划破了时代的夜空。冷峻的语言风格、悖论式的格言警句、绝望中的浪漫主义激情......北岛的诗篇,成为了整整一代人精神和心灵的洗礼。德国著名汉学家、北岛作品的翻译者顾彬先生曾评价说,“北岛的意义远远不止于文学。对于那个时代中国的改变,他具有象征性的意义。”

如今,在汉堡大学孔子学院的促成下,经历了数十年异国漂泊、已是知天命之年的诗人再度来到了德国,为汉堡的文友们带来了一场“以诗歌和散文作生存良药”的文学朗诵及交流会。诗人朗诵了包括《晴空》、《关键词》、《时间的玫瑰》、《歧路行·序章》等著名作品。在朗诵散文集《蓝房子》中关于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的文章时,诗人忆起去世不久的多年老友,不禁潸然泪下、泣不成声,流露的真情深深打动了现场的听众们。

朗诵环节之后,诗人应允了记者简短的采访。见到北岛,自然不能不问起那首印记式的代表作《回答》。尤其是在如今,人们热衷于将激情蓬勃的《回答》和诗人后期所作的《波兰来客》结合在一起,将“我不相信梦是假的”和“都是梦破碎的声音”作类比,探讨诗人是否有向岁月向现实妥协的危机。面对这个问题,北岛格外坦率,“我觉得这是两件不同的事。《回答》是我年轻时代的作品,它创作于70年代社会转折的一个特殊过渡时期。而《波兰来客》是我在1997年与朋友重逢时有感而发的作品,它实际上是一篇散文,只是这人们将‘梦破碎的声音’一段截取出来为诗句而已。这两件作品创作于不同的时期,都有它们各自的背景故事,感情自然也是不同的。”

“那么,以您今天的阅历,再回过头看年轻时代的作品,会有怎样的感觉呢 ?”

“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关注的焦点和跟年轻时会大有不同。现在翻看以前的作品,有时也会生出像是在和年轻的自己对话的感觉。”

交流会的间歇,北岛还向现场听众谈起了他的文学及人生经历,“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无异于两次严重的‘失语危机‘。第一次是1989年之后,四年的时间里我漂泊游历了很多国家,西柏林、奥斯陆、斯德哥尔摩、莱登、巴黎,最后是美国。因为语言不通的问题,我几乎无法和外界沟通交流。我写过一首诗《乡音》,第一句是‘我对着镜子说中文’,讲的就是那时候的事。我的第二次失语危机,是在三年前。我突然罹患中风,几乎完全失去了语言能力。我不得不在女儿的陪伴下,从零开始,重新依依呀呀、从看图识字开始学起了说话。那时候,画画几乎成了我唯一表现自己的途径。”

“时至今日,我仍然没有停止写作。一方面,写作对我而言是一种疗养,一种协助我跨越语言障碍的形式。更重要的是,我认为今天的时代仍然需要诗。这一点我在香港有很深的感触。今天的香港,虽然已经是国际化大都市,在从文化层面上看,它还是一座文化的沙漠。这也是我在香港筹办国际诗歌之夜、国际诗人在香港两个项目的原因,我希望用诗,逐渐改善这里的文化生态。我编撰《给孩子的诗》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从孩子开始,改善中国的文化层次。”

“我曾经写过,‘中文是我唯一的行李’。现在看来,中文不仅仅是我人生行李箱中最重要的物品。对现在的我而言,我的故乡就是中文。”

===========================

《欧洲新报》————于深处发声,在高端论理


【欧洲新报】诗人北岛:“我的故乡是中文”_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