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葉韵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夏威夷是真正的火山之州,它出露海面的土地全为火山喷发所赐,这给当地带来了生物繁荣与地表荒芜两种极端的奇观。在群岛中最年轻的夏威夷大岛上,这种反差尤为明显,因为大岛还有两座活火山正持续地向外溢出岩浆。对游客来说,如果要找出一个元素来连通夏威夷,那就只能是火山。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黑色大岛,欢迎光临

“来到夏威夷大岛的首要事情就是适应黑色的土地。”

这是导游阿林给我们的第一个游览建议,黑色土地指的便是硬化后的火山熔岩。整个夏威夷群岛完全由火山组成,而大岛是最年轻的,形成至今约40多万年,由5座火山组成。而对游客来说,最具吸引力的是其中两座活火山,冒纳罗亚(Mauna Loa Volcano)和基拉韦厄(Kilauea Volcano)——近些年,两座火山不断喷发岩浆,在对地表形成破坏的同时,冷却的岩浆也构成了寸草不生的黑色末世景象。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从台湾移民到夏威夷的阿林已是个年过六旬的阿嫲,在夏威夷20多年,创办了一个由家庭成员组成的小型旅社,主营华人生意。由于公司在希洛,而希洛又是进入夏威夷火山国家公园的阵营城市,她每年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造访火山。我们此行便由她带路,“火山国家公园当然是主菜,不过,在享受主菜前,我得带你们尝点前菜!”


前菜1:高温岩浆

在大岛,岩浆侵蚀地表的景象大范围存在。从希洛往南进入科纳(Kona)的11号公路,还有往北通往帕克牧场(Parker Ranch)的马鞍公路上,沿途会不时冒出大片荒芜的岩浆地表,土地中巨大的裂缝褶绉像是被巨型犁土机肆虐过。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高温岩浆拉紧了夏威夷州政府的神经,长久的交锋也让当地人累积出一套对付火山的办法。他们早在1917年就在火山国家公园建立了火山观测站,成立预警机制,每当新溢出的岩浆开始冷却时,政府就派出铲泥车清障。“但如果遇上大量集中涌现的岩浆,还是无能为力。”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去年10月,基拉韦厄火山体东南方向出现的一个新火山口普呜噢噢(Puu Oo)造成了大岛东南角的瘫痪,岩浆像脱缰野马,直接入侵帕霍阿(Pahoa)小镇,并吞噬了那里的公墓和一些居民住房。帕霍阿原本是我们进入火山世界的第一道前菜,但驻扎在岛上的美军在通往小镇的公路口设置了屏障,士兵在路虎车上冲我们作了一个禁止通行的手势,并说道:“这是为你们好,新鲜岩浆可能携带含有硫、氯或其他元素的毒性气体。”


前菜2:熔岩树纪念园

近距离观赏这种火红毁灭性奇观的计划落空之后,阿林带我们前往帕霍阿小镇附近的熔岩树纪念园(Lava Tree State Monument),这里展示的是两百多年前基拉韦厄火山岩浆流经一片森林后造成的破坏,以及由此形成的一种独特的熔岩树景观。几十年后,帕霍阿小镇上那些被岩浆浇铸的大树也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公园是衰败与重生的集合体,它也暗示着夏威夷人对火山恐惧又尊崇的矛盾心情。入口处有一尊黑色雕塑,阿林马上纠正了我,说那其实就是熔岩树,一段裹着厚厚一层黑色岩石外衣的桃金娘树桩(Ohia Tree),就像琥珀里被松脂包围的昆虫一样。在夏威夷,桃金娘花是州花,而质地坚硬的桃金娘树则常被当地人拿来建房、制作划艇或挖土工具。被岩浆毁灭之前,这里曾是一片长着桃金娘花的小树林,地表被一种叫做乌鲁何(Uluhe fern)的蕨类植物所覆盖,有意思的是,滋养这些作物的养分来自更为古老的绳状熔岩流(Pahoehoe Lava)。“这就是佩拉女神的厉害之处,我们忍受她的暴脾气,也接受她的馈赠”,阿林说。虽是外来移民,但阿林还是接受了夏威夷土著的部分信仰,其中就包括佩拉。


除了熔岩树,这里还被当成一个展示外来入侵物种生存状况的窗口。作为一个与大陆完全隔离的群岛,许多科学家将这里与加拉帕戈斯岛、塔斯马尼亚岛一样当作研究物种演化的理想场所。夏威夷不管动物还是植物特有种,占其岛上全部种的比例都非常高,植物甚至超过了80%,但任何一种外来生物都可能打破生态平衡。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其中的一例典型是原属于波多黎各的卡奇蛙(Coqui Frog)。在熔岩树纪念园里,我们正听着这种小青蛙的呱噪,“Ko-Kee”声此起彼伏,但要找到它们却是件难事,因为它太小了,只有一美分硬币那么大。1990年代,卡奇蛙被意外引进到大岛,但现在成为了令人头疼的生态灾难。除了卡奇蛙,公园里的外来物种还包括来自非洲的大陆生蜗牛(Land Snail)、来自美洲热带的绿色变色龙(Green Anole)、草莓番石榴树(Strawberry Guava),以及从菲律宾引进的兰花(Orchid)等。从1778年库克船长发现夏威夷群岛之后,大量的外来植物、动物和昆虫被带到夏威夷,随之产生了沉重的生态难题,超过60种夏威夷本地鸟类灭绝,此外还有大量的物种陷入濒危境地。

创新7日游

团号:4388

檀香山+珍珠港+威基基海滩+茂宜岛+火山大岛+兴中会旧址|深度之旅

优惠价格:$615起+赠小环岛OR总统之路

赠送经典手信,夏威夷珠环与您相伴,让记忆芳香贮存脑海,旅途美好萦绕腕间


前菜3:凯姆新生地

离开熔岩树,我们前往了岛东南的凯姆新生地(Kaimu Black Sand Beach),这是一个完全被熔岩改头换面的滨海小镇。从1983年开始,这处原以漂亮的黑沙滩和棕榈树知名的地方开始遭到来自基拉韦厄山体Kupaianaha火山口岩浆的侵袭,到1990年,小镇几乎完全被岩浆覆盖。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据阿林说,旧海湾和城镇被埋葬了将近15米深,而这里原来的居民以夏威夷土著居多。现在,当地人在岩浆之上重造房子并开辟了道路,新的凯姆变成了见证火山威力的景观。入口处,一名土著摆着小摊售卖关于火山的明信片,一对情侣在用贝壳和珍珠制作手串,旁边一家用大棚搭起来的俱乐部挂着黄色标语:“夏威夷王国仍然在这里,我们从未离开。”在这个偏僻的角落,为旅客提供服务是当地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能接近他们的生活区域,对游客来说十分难得。现在持开放心态的夏威夷土著已越来越少。在夏威夷,土著只占全人口比例10%左右,不少土著生活区域都设置为保护区,游客不能接近,这在某种程度上也造成了土著的封闭。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凯姆地表上的火山熔岩已被风化成细小的碎末,走在上面滋拉响。由于基拉韦厄火山口喷出的是黏性较小的玄武岩质熔岩,这种特质导致了岩石的脆弱,同时也让熔岩在冷却之后受压凝固形成波纹状,但这种地理现象往往俯看才更明显。熔岩地表已被人开辟出了一条通往海滩的步道,我们在行走时也发现这片黑土地并非远看上去时的那么荒芜,熔岩裂缝里已经长出一些外形似羊齿的蕨类植物,夏威夷人给它们取了难记的名字——Amau,不远处则是当地人在前些年种下的成排的椰子树苗。再过十多年,这块光秃秃的地方又能重回椰影成荫的时代。

精选4日游

团号:8

檀香山+珍珠港+威基基海滩+钻石头火山+恐龙湾+大风口|浪漫之旅

优惠价格:$211起+赠小环岛OR总统之路

参观美国历史上最惨重的战争灾难遗址-珍珠港


大餐:夏威夷火山国家公园

大餐终于近在眼前!成立于1916年的火山国家公园是夏威夷火山观光的集大成之作,它的核心是位于基拉韦厄山峰的哈雷茂茂火山口(Halemaumau Crater),这里是佩拉女神的家,也是全世界最活跃的火山基拉韦厄山体中最为活跃的一个排放口,直径达到800米。白天,火山口向外排放烟雾,晚上烟雾成为猛烈的火光——这也是整个国家公园里游客最为集中的时候。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火山口观景台有一所博物馆,以美国火山学家贾格尔博士命名,他在1912年移居夏威夷,并主导创立了火山观测台,1916年他首次提出设立火山博物馆,但最终建成是在1986年。


我们抵达时是下午两点多,在国家公园里担任向导的麦克推荐给我们两条徒步路线:毁灭小径(Devastation Trail)和瑟斯顿火山熔洞(Thurston Lava Tube)。这条长度只有不足1公里的小道位于哈雷茂茂火山口的东南方向,是洪荒与生机的绝佳对比,步道北边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火山渣锥,南边则是葱郁的森林。同时,毁灭小径还是夏威夷州鸟Nene出没频繁的地方。Nene是夏威夷独有鸟类,祖先是加拿大黑雁,黑颈短翅,曾因掠捕而濒临灭绝。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1959年,小基拉韦厄火山口(Kilauea Iki)在毁灭小径东北方喷发,持续了数周的岩浆给周边地域的生物带来了毁灭性打击。那些大块的熔岩最后掉落在了火山口附近,质量较轻的渣锥则被信风带到下风处,一路铺盖10公里之长,这些被烧焦的渣锥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绝大多数植物都被烧死,只有少数保存了光溜溜的树干,而会飞的鸟类和昆虫则溜之大吉。但现在生命正卷土重来。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在毁灭小径的入口处,一种红叶白花的地衣类植物大面积地铺盖在已生锈的渣锥上,麦克说,它们非常受草食类动物欢迎,夏威夷牧场里的牛爱吃,生活在丛林的Nene也以它们为食。在经过一处长满藤蔓的植物面前,麦克指着上面的红色小浆果说,这种越桔(Ohelo Berry)人能够吃,但它也是Nene的食物,所以游客最好不要跟Nene抢。


可惜我们走了一个来回,并没有碰到Nene。在阴云天气下,广阔的火山渣锥开始露出类似“寂静岭”的阴冷氛围。接近傍晚,气温下降得很厉害,我们裹紧外套,跟着麦克前往火山熔洞,那是一处形成于几百年前的岩浆通道。


但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一片袖珍的热带雨林。周遭全是虫鸣与鸟叫,空气也很湿润。麦克在前面带路,让我们看周边的植物,“夏威夷的热带雨林生长着超过2500种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的植物!”他指着一种矮株、细茎窄边叶的植物说,“这叫做哈普乌普鲁(Hapuupulu),在夏威夷山地温和的气候环境中,它们可以在小树的庇荫下成长,而本地人拿它来做治疗创伤的草药。”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这一株就可以拿来做泻药。”他指的是一株中等长度的皮洛(Pilo)树,上面结着红黄色的浆果。皮洛本是一种岛上独有的咖啡树,但因为果实制成咖啡后味道欠佳,并没有得到当地种植园的青睐。


随后的讲解变成填鸭式的知识扩充,我们听麦克不停地讲到夏威夷特产的藻类、蕨类、树蕨,但辨识能力早就已跟不上了。直到我们遇到一只在地上找食的雌性黑鹇(Kalij Pheasant),谢天谢地,它见到我们后没有飞走,任由我们靠近。“可惜的是,它其实是外来物种,而且它不是雄性的,雄性的羽毛会更加鲜艳多彩。”


与热带雨林丰富物种带来的谈资不同,随后的熔洞穿行非常单调,就像深入地底探寻矿坑。麦克介绍这条约800米的通道形成于大概500年前,火山体内的岩浆曾从此流出,但由于通道上部分岩石质地较为坚硬,并没有被岩浆融化。1913年,一位叫做罗林•瑟斯顿(Lorrin Thurston)的报纸出版人发现了这个熔洞,起初,洞内上壁还挂着一些熔岩钟乳石,但很快就被卖纪念品的当地人给刮走了。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麦克笑着说:这就是我们对待火山的方式,能用的都拿来用,但该畏惧的还是要心生畏惧。

经典7日游

团号:25

檀香山+珍珠港+威基基海滩+波利尼西亚文化中心+茂宜岛+火山大岛|深度体验之旅

优惠价格:$661起+赠小环岛OR总统之路

夏威夷最美海滩Waikiki Beach小环岛游,饱览无遗海景,彻底享受夏威夷的热带风情

(图文来自网络)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走四方旅游网,美国BBB最高商誉认证评级A+,资深专业的旅游服务团队,7*24小时客服,6000+的线路提供,都是我们成为业界口碑第一的扎实基础。


查看更多夏威夷免费半日游线路,请点击“阅读原文”

或直接上www.usitrip.com


我用心您放心

Your trip, ourcare!

走四方旅游网

华人首选北美旅游口碑第一

喜欢本文,请关注我吧!

火山大岛 | 一席夏威夷风光大餐_图片
猛戳这里,发现更多惊喜!

↓↓↓

Book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