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葉韵

昔日乱石河滩 今日烟波浩渺 遂宁涪江十年变化让人欣喜

昔日乱石河滩 今日烟波浩渺 遂宁涪江十年变化让人欣喜_图片

 2005年,涪江乱石河滩,高中学生江边散步留影;2015年,重游旧地,从前的乱石河滩,早已变成了烟波浩渺的观音湖。一组跨越10年的新旧照片,见证了涪江10年巨大变化。


老照片故事
缓解学习压力
同桌乱石河滩互拍


昔日乱石河滩 今日烟波浩渺 遂宁涪江十年变化让人欣喜_图片

  “这是2005年拍的,和同桌去河边散心,我们互相当摄影师,这是同桌帮我拍的。”柏梅告诉记者,2005年,她在市城区上高中,那时因为学习压力大,每到周末她和同学都喜欢到河滩、猫儿洲等地方去放松心情,那天是她和同桌一起去的。

  “看看,我就是站在河滩的鹅卵石上拍的,我最喜欢在河滩上捡石头了,到现在家里仍然保存着以前捡的石头。”回忆起在河滩上的少年时光,柏梅至今仍无限怀念。柏梅说,上高中的那几年,那时涪江还没蓄水,每逢枯水期还可以走到河中间,甚至连脚都不会打湿,经常和同学去河里捡石头、戏水,就算是太阳毒辣,河水也还是冰凉凉的,河对岸就是猫儿洲(圣莲岛),也时常去猫儿洲野炊。后来考上大学,离开遂宁外地求学,昔日的同学都各奔东西,只留下几张记录往日的老照片。

新照片故事
昔日乱石河滩
变成烟波浩渺观音湖


  昔日乱石河滩 今日烟波浩渺 遂宁涪江十年变化让人欣喜_图片

6月28日,带着10年前的老照片,柏梅再次来到拍照的老地方,如今已不是从前的乱石河滩,早已变成了烟波浩渺的风景。

  柏梅说,2009年,在大学四年后,当她再次回到遂宁时发现,以前和同桌拍照时的河滩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露在水面的河堤和旁边的建筑物才能辨别得出老照片的拍摄地。如今翻拍照片,也只有站在河堤旁,不能走到河中央了。

  对于涪江的改变,柏梅告诉记者,她也是后来从报纸上、电视上得知,2004年,涪江下游修建了过军渡电站,2007年电站建成蓄水后,上游的河水聚集到观音湖,昔日的乱石河滩再也见不到了,如今的观音湖,有 2.8个杭州西湖那么大,是中国第一个城市湖泊。

  不久前,柏梅还听到了关于观音湖的最新消息,听说不久还要修建凤台大桥和唐家渡电航工程,以后观音湖将新增约15平方公里的水域面积,观音湖水域面积要翻番,“以后的观音湖,肯定更漂亮。”

人物感悟

  在我的同学中,在遂宁上大学的不是很多,他们当中很多人和我一样,在外地上完大学后回到遂宁工作、成家、生子……“回遂宁”是我们在外漂泊时最终的目标。而在我们的周围,还有很多或许并不长期在这座城市工作生活,但却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想在这座城市安家的人们。遂宁,宜居、宜业、宜商,在外漂泊的遂宁人,总是会回来的。

昔日乱石河滩 今日烟波浩渺 遂宁涪江十年变化让人欣喜_图片

Book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