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葉韻

昔日亂石河灘 今日煙波浩渺 遂寧涪江十年變化讓人欣喜

昔日亂石河灘 今日煙波浩渺 遂寧涪江十年變化讓人欣喜_圖片

 2005年,涪江亂石河灘,高中學生江邊散步留影;2015年,重遊舊地,從前的亂石河灘,早已變成了煙波浩渺的觀音湖。一組跨越10年的新舊照片,見證了涪江10年巨大變化。


老照片故事
緩解學習壓力
同桌亂石河灘互拍


昔日亂石河灘 今日煙波浩渺 遂寧涪江十年變化讓人欣喜_圖片

  「這是2005年拍的,和同桌去河邊散心,我們互相當攝影師,這是同桌幫我拍的。」柏梅告訴記者,2005年,她在市城區上高中,那時因為學習壓力大,每到周末她和同學都喜歡到河灘、貓兒洲等地方去放鬆心情,那天是她和同桌一起去的。

  「看看,我就是站在河灘的鵝卵石上拍的,我最喜歡在河灘上撿石頭了,到現在家裡仍然保存着以前撿的石頭。」回憶起在河灘上的少年時光,柏梅至今仍無限懷念。柏梅說,上高中的那幾年,那時涪江還沒蓄水,每逢枯水期還可以走到河中間,甚至連腳都不會打濕,經常和同學去河裡撿石頭、戲水,就算是太陽毒辣,河水也還是冰涼涼的,河對岸就是貓兒洲(聖蓮島),也時常去貓兒洲野炊。後來考上大學,離開遂寧外地求學,昔日的同學都各奔東西,只留下幾張記錄往日的老照片。

新照片故事
昔日亂石河灘
變成煙波浩渺觀音湖


  昔日亂石河灘 今日煙波浩渺 遂寧涪江十年變化讓人欣喜_圖片

6月28日,帶着10年前的老照片,柏梅再次來到拍照的老地方,如今已不是從前的亂石河灘,早已變成了煙波浩渺的風景。

  柏梅說,2009年,在大學四年後,當她再次回到遂寧時發現,以前和同桌拍照時的河灘已經不見了蹤影,只有露在水面的河堤和旁邊的建築物才能辨別得出老照片的拍攝地。如今翻拍照片,也只有站在河堤旁,不能走到河中央了。

  對於涪江的改變,柏梅告訴記者,她也是後來從報紙上、電視上得知,2004年,涪江下游修建了過軍渡電站,2007年電站建成蓄水后,上游的河水聚集到觀音湖,昔日的亂石河灘再也見不到了,如今的觀音湖,有 2.8個杭州西湖那麼大,是中國第一個城市湖泊。

  不久前,柏梅還聽到了關於觀音湖的最新消息,聽說不久還要修建鳳台大橋和唐家渡電航工程,以後觀音湖將新增約15平方公里的水域面積,觀音湖水域面積要翻番,「以後的觀音湖,肯定更漂亮。」

人物感悟

  在我的同學中,在遂寧上大學的不是很多,他們當中很多人和我一樣,在外地上完大學后回到遂寧工作、成家、生子……「回遂寧」是我們在外漂泊時最終的目標。而在我們的周圍,還有很多或許並不長期在這座城市工作生活,但卻由於這樣或那樣的原因,想在這座城市安家的人們。遂寧,宜居、宜業、宜商,在外漂泊的遂寧人,總是會回來的。

昔日亂石河灘 今日煙波浩渺 遂寧涪江十年變化讓人欣喜_圖片

Book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