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葉韵

冰川快车跳车记

冰川快车跳车记_图片

“冰川快车”像一条红色的长蛇,从阿尔卑斯山的旅游胜地策尔马特出发一路西行。它先是从1600米的高山上俯冲近千米,穿过罗纳河上河谷后,再一举攀上海拔2000米的阿尔卑斯山口,然后再一次俯冲进集奇、美、险于一身的前莱茵峡谷。被惊心动魄的白色断崖夹持的峡谷蜿蜒穿过以后,列车到达了瑞士南部劳宾登州的首府库尔。


海拔千余米高差的两波上下,看不尽的雪峰和冰川。然而对我来说,此行等待的真正亮点才即将开始:冰川快车从库尔开始,将驶上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上的铁路遗产——阿尔布拉- 贝尔尼那铁路线。


离开库尔,列车不久就一头钻进了没完没了的隧道群里。常常是驶出一个隧道,人的眼前刚一亮,瞳孔还没来得及缩小,就又钻进了下一个洞口。我手里举着相机对着黑乎乎的车窗随时准备拍照,却很少能抓住一个隧道的空隙。无数的美景就这样错过了。阿尔布拉线上的隧道和铁路桥是阿尔卑斯山铁路的经典,也是全世界的铁路迷们心中的传奇。可坐在车厢里眼前只有没完没了的黑暗和列车飞驰在隧道里咣铛咣铛的噪音。我只好凭空想象着告诉自己:列车正在通过第一个环型大回旋,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格劳宾登州是瑞士面积最大的州,也是最偏远落后的州之一。原因是它位于阿尔卑斯山的腹地,海拔高,群峰林立沟壑纵横。这里有莱茵河谷和因河河谷的分水岭,它的数条大冰川是莱茵河、多瑙河、因河和波河等欧洲著名大河的源头。


横穿格劳宾登州的阿尔布拉- 贝尔尼纳铁路线分南北两段,北段的阿尔布拉线从海拔697米的图西斯出发翻山越岭到达瑞士东南部的恩加丁山区、海拔1174米的旅游胜地圣莫里斯;南段贝尔尼纳线从圣莫里斯南下翻越海拔2253米的贝尔尼纳山口,之后一路直落1828米到达意大利境内的提拉诺市。


在19世纪末阿尔布拉线建设的年代,火车使用蒸汽机车推动,因此在工程上有许多限制。在这条线路最陡的一段,列车在五公里内要爬升400多米。为了保证不超过最大坡度,铁路在山上原地做了三次360°的大回旋,再加上两个大弧弯和多个高架桥转来转去,硬把5公里的距离拉到了12公里长。


如此奇特的铁路布局让我对“冰川快车” 在这一路段的景观寄予了很大期待。但一系列让人叹为观止的大转弯都是在黑暗里发生的,坐在车厢里难以目睹。只能在心里暗暗叫苦。


列车到达弗利苏站前钻出了一个隧道,我不甘心地再次扑到车窗上往外看。只见列车正驶过一座非常高大的铁路桥。因为桥身呈弧形,从车窗向后望去,可以看到车尾正在钻出悬崖峭壁上的黑洞洞的隧道口。60多米高的高架桥就像一个巨人矗立在宽仅100多米的峡谷上,高擎着红色的列车。我来不及对这个奇观发出惊呼,列车又一头钻进了隧道,眼前又是一片黑暗,刚刚见到的一幕仿佛若梦。


这个转眼即逝的奇景让我耿耿于怀。半小时后当列车在达沃斯停下时,我已经把来游览这个因世界经济论坛而闻名的旅游胜地的计划忘到了脑后。在车站的问询中心,很容易就打听到原来刚才看到的就是瑞士铁路大名鼎鼎的地标——朗德瓦萨铁路桥。我当即决定原路返回,去朗德瓦萨桥。


这次我没再乘火车,而是改为在铁路沿线的山谷里徒步,期待有更充裕的时间观赏到阿尔布拉线沿途众多的隧道和铁路桥景观。一条徒步小路在山谷里穿行。它从数座铁路桥下经过,徒步的人可以近距离看到火车通过隧道的情景。


沿徒步小路走了不久,一座高大的五孔高架桥就出现在不远的河谷上。一列红色列车正在桥上驶过。我以为它就是刚才看到的那座桥,忙兴奋地举起相机一通乱拍。拍完了,同行的人才告诉我此桥并非彼桥。在这段山谷里类似的铁路桥有好几座呢。


实际上,在阿尔布拉线上共有55座高架桥,42条隧道,在仅仅62公里内爬升400多米,然后在海拔1820米的高度上驶过6公里长的阿尔布拉隧道,从莱茵河与多瑙河的分水岭下穿了过去。这些始建于130年前的铁路工程毫无疑问是世界铁路史上的奇迹。


果然在山谷里转来转去时经过了四、五座模样差不多的老石桥,都是爬满青苔的大石块砌成的桥墩,拱形跨洞。如果不是它们的高矮和桥洞数有所差别,我真会以为自己走来走去在原地打转。


位于阿尔布拉铁路中部的朗德瓦萨峡谷两侧都是直上直下的百米绝壁,是当年筑路难度最大的地段之一。1902年铁路工程师在峡谷上设计并建造了朗德瓦萨铁路桥,气势高大险峻且独具秀美。


没有火车通过时的朗德瓦萨峡谷里静悄悄的,只有溪水潺潺流淌。在谷底徘徊了很久仍不见桥上有什么动静。我决定继续前行。谁知刚刚转过一片树林,头顶上就隐约传来了隆隆的响声。火车来了!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地边转身往回跑边掏相机。


那个似梦非梦的景象终于清晰地在头顶出现了。一辆红色列车从高崖上的隧道口钻了出来,在高架桥上隆隆驶过,车身在桥上划出一道优美的红色弧线,如同长腿巨人头颈上一道红色的项圈。


瑞士的火车运行很准时,而且各趟列车的运行时刻表非常详细。对照着时刻表可以估计出火车在每座铁路桥上通过的时刻。这为铁路摄影爱好者提供了极大方便。


前面的小路上又出现了一条岔道,路口牌子上写着此去可以见到两个隧道的交接处。我翻开时刻表一看,8分钟后应该有一趟列车通过,于是加紧脚步赶去。


岔道的尽头是一道宽不到5米的崖缝,两侧各有一个隧道口。坐在飞驰的列车里的乘客经过这里时恐怕只能感觉到眼前亮光一闪而已。


我在崖缝边支好相机等待着。不一会儿寂静的山林里出现了越来越强的隆隆声。只一瞬间一条红色的长龙就出现在了崖缝间,一眨眼又不见了身影。尽管我做足了准备,但在照片上还是只看到了一道模模糊糊的影子,但这已足够让我兴奋雀跃!


坐在列车里经历阿尔布拉线上这些传奇般的工程杰作,不能不说是个遗憾,否则就只能像我这样及时“跳下”火车了。

冰川快车跳车记_图片

阿尔布拉线上有55座类似的“高架桥”

冰川快车跳车记_图片
阿尔布拉线沿途,前莱茵峡谷风景。

图文由《私家地理》提供

文、图/秦昭

冰川快车跳车记_图片

Book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