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葉韵

【乐哉常熟】一条守护常熟人记忆的河——护城河

三百七十年前,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女扮男装,来常熟谒见“东南文宗”钱谦益时,乘船经过的,就是这条河。

她租船从盛泽出发,经苏州自元和塘进入常熟。船过南门外的摇手湾,就直抵常熟的城墙下了。城下就有个水关水城门,可以直通城里的琴川河,但水关口有水栅。船家问询过后,拨转船头向右行——走外城濠。

常熟护城河

【乐哉常熟】一条守护常熟人记忆的河——护城河_图片




迎面河上就是一条高桥,也不知这座桥当时是否就叫总马桥了。桥右岸是城外,有一段短短的街市。桥左岸一个巍峨的城门,城门洞上方三个大字“翼京门”。航船缓缓驶过这个城门桥,向东欸乃而去。

河水清澈,时有舟来船往。顺河而行的航船,左边始终是高高的城墙,右边的景色却在徐徐变化。先是有稀稀落落的民居,而后依城墙缓缓向东北左转时,右岸不远处出现了一座高耸的七级寺塔,那是在钱谦益极力倡议下,刚建成的小东门外聚奎塔。又过一座城门桥——迎春门下的阜安桥,折向正北行驶,右岸就是一片沃田绿野了。清风徐来,田歌互答。当航船又驶过一座名叫宾汤门——现在叫大东门——的城门,慢慢折向西北行驶一段水路后,前面出现了一座吊桥,吊桥后可又是一座城门——望海门,就是如今的水北门。此时,柳如是眼前一亮:但见一抹青山扑面而来,而船左侧的城堞直奔山脚而去,然后依山扶摇而上,如游龙径达山顶。正忘情凝望时,船家告诉她:钱大人的半野堂,就在城墙里面不远处,公子可以上岸了。

这一路行来的外城濠,就是现在的护城河。

【乐哉常熟】一条守护常熟人记忆的河——护城河_图片




沿着常熟老城区的环城路外侧,现在的护城河起始于城西的山塘河东端,它从西门湾出发,南流后向东,穿过南门的总马桥,徐徐向左弯成个弧形,陆续经过主要桥梁阜安桥、新顔桥、泰安桥、闸口桥,穿菱桥。在总马桥西,它又叫西市河;总马桥东,它又叫东市河。而过了阜安桥,人们又叫它顔港河。泰安桥和闸口桥之间叫鸭潭湾,而菱塘沿是它的最北端。这条河全长4.1公里,平均宽度20米。终年碧波荡漾,不竭不溢。

说是护城河,如今看来既没城墙可护,自身又反被宽广的新城区裹护在其间。可当初,它确是常熟城区防护的第一道屏障。

其实柳如是来常熟的那一年,距这护城河基本成形也不过一百多年的时间。那是在明朝嘉靖年间,知县王鈇为抗击倭寇,将已颓废的旧墙重筑,历时百天又建新城。为了加高加宽城墙,邑人就近取土,将城墙下断续的水道疏浚、拓宽、联通。这样一举两得,高大的城墙和宽阔的护城河同时建成,常熟城也就“一夕金汤”了。城河建成一年之后,就有倭寇来犯,宾汤门——就是大东门外,刀光剑影,杀声震天;护城河畔,箭簇如蝗,血染河红。最终,护城河护住了城墙,城墙挡住了敌寇。

【乐哉常熟】一条守护常熟人记忆的河——护城河_图片




所以史书上当初不叫护城河,而叫城濠,——建城挖的濠沟。而且常熟的护城河有这样两个特点:一是它不象其他城池一样,成为封闭式的圈状。“十里青山半入城”,虞山在城区西北角加了个楔进来,那一段保护城墙的功能,也就由陡峭的山脊来代劳了。还有一个人们往往忽略的特点:它有内外两个城濠。也就是说,古时常熟有内外两条护城河。

清光绪八年的城厢图,清楚地标明了内城濠的走向:它从西门水关桥流进城内山塘泾,随即右转沿赵园西侧流经九万圩、祝家河,在南门水关桥与城内琴川河汇合。然后,它又沿着南门城墙的内侧,经当初辛家弄、税务弄南端,在小东门内显星桥又与琴川河汇合。再以后,它紧贴城东的城墙内侧北上,直达大东门水关。现在的环城东路和河东街之间,有一小段与这两条街平行的小巷,叫肖家廊下,这条不起眼的小巷,就是当年内城濠的河身。过了大东门,这河就不紧贴城墙走了,它沿着五福街,在当时城内的农田间七枝八叉,渐渐消失。

岁月流逝,如今的这条内护城河,已大体湮没,只留下城西九万圩和祝家河一段了。但是外护城河,却依然水波荡澜,充满活力。同样是护城河,为何命运迥异呢?

【乐哉常熟】一条守护常熟人记忆的河——护城河_图片




这是因为这条外护城河,不但有护城的功能,将近四百年来,它还是整个常熟境内,水利和交通的中心枢纽。除了城西北的山麓,常熟境内的主要河道都发端于护城河。西门外的山塘,南门外的元和塘,小东门外的横泾塘、白茆塘,大东门外的青墩塘、梅李塘,水北门外的福山塘,都直通护城河,并呈放射状沿环形的护城河向八方流通。“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样的护城河,湖浸会聚,通江达海,它怎会湮没呢?

到了清朝末年,柳如是曾经看到的,护城河小东门外的聚奎塔已轰然倒塌。但西高木桥和东高木桥,却在南门一带的护城河上高高架起来了。这两条桥,正对着城墙,但城墙下没有城门,进不了城。这说明,当时这一带城墙下的护城河两岸,已经有了热闹的街市,两岸的人们为了交流方便,架起了木桥。即使是较为简陋的木桥,也架得很高,因为桥下的护城河,已经是水路航行的通衢了。民国初年的《常昭合志》,记录了清末以来的城河情景:“外城濠包过鎮海、镇江两门,较长于内城濠。自翼京门至宾汤门,沿濠廛肆鳞次,舟航凑集,为商业交通之要道。”

也许民国以来,护城河两岸商业交通的发达是最快的了。这可以从一幅广告看出来。

【乐哉常熟】一条守护常熟人记忆的河——护城河_图片




2009年,护城河西城脚再往西的一段街市被拆迁,打通最后一段环城路。《常熟记忆》的作者李迪在拆迁的废墟中发现了一段古城墙。在那里,朝西的一堵民房山墙上赫然显出一个彩色油漆广告:“固本肥皂”。这个固本肥皂,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的一个肥皂老牌子,它的“重见天日”,说明即便是护城河西端比较冷僻一段,在民国前期也是航运兴旺,舟船客商流量很大了。但发展的脚步并非到此打住,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原来在城河之间只有这个广告的狭窄地段,一下子向西又形成了街道和楼屋,那个肥皂广告,在很短的年代里,已经淹没在护城河边层层街市房屋中了。这护城河沿岸变化之快,可见一斑。

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护城河东、西城脚一带,是最繁忙的地段了。沿河两边的街道上,廊棚脚楼处处可见,街旁库铺连接,门挞齐开。河上靠两边停满了连成几排的航船农船,中间一条窄窄的水道中,汽轮鸣笛突突,航船篙飞橹舞。真是人舟云集,市声喧哗。

【乐哉常熟】一条守护常熟人记忆的河——护城河_图片






如今的护城河,已成为常熟老城区一条美丽的风景带。菱塘沿上的亲水亭栏,柳色霞光荡漾开;顔港河边的烂漫樱花, 团团粉彩缀千枝;西门湾里的甸桥秋色,苍翠城堞映湖光;高木桥侧的粉墙黛瓦,明清遗韵涤心波。哪一处,不令人留连忘返?




【乐哉常熟】一条守护常熟人记忆的河——护城河_图片
Book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