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葉韵

卢道长的山居生活

我喜欢生活里的各种妙人,因为他们丰满了我们的人生。——题记


春泥香居为卢道长举行的分享会,第一眼看见的卢道长,身着普通的羊毛衫,坐在人群中,正在专心玩手机。

随后看卢道长纪录片,片中他捧着一叠热烫烫的面饼,一脸呆萌从门外狂奔进来,与屋内一众分享,说:“小仙阿姨又拿来了糊拉汰,看起来超好吃,我X,快快快。”编导竟然把他的这一口头禅每次都用文字标了出来,X!

卢道长的山居生活_图片
据说为卢道长拍摄微纪录片的三位制片人,在片子完成后,都改写了自己的命运。摄影师的老家有位姑娘,一直等着他,之后他果断辞去上海电视台的工作,回家结婚。导演是事业型的,他爱人同样事业繁忙,俩人迟迟没要孩子,导演回上海一年后生了个娃。片中的求道人宋医生,原先是上海某医院检验科的,辞职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

卢道长的山居生活_图片

卢道长是浙江临海人,曾经是大学教师。三年前,他隐居到天台的深山,在那里创办了龙溪书院,过上了山居生活。一间房子的租金是一年250,他租下了整个院子4间屋子,一年千元足矣。作家刘亮程有本书叫做《一个人的村庄》,没有在村里住个三五年,书上得来终觉浅。

卢道长的山居生活_图片

山居观物,有趣之处甚多。每天早上,各种动物相继醒来。猪哼哼乞食,山里人习惯在早饭前即喂好猪。牛是沉默的,但月圆之日叫声会多些。深山里居住着五位村民,三四窝鸡,凌晨总是小仙阿姨家的公鸡先打鸣。卢道长细细考究其中原因,原来别家的小鸡有时候是自已孵的,有时候从集市上抓,而六十岁的小仙阿姨自出嫁抱了只母鸡过来,母鸡生鸡蛋,鸡蛋孵小鸡,一代代传下来,算得上原住民,有发言权。“她家的母鸡,脚杆小而鸡腿结实硕大,吵起架来,这样前后甩着翅膀冲到对方面前,没有一次不赢的。”卢道长很形象地学着母鸡动作。

卢道长的山居生活_图片

山居观自然,活泼泼的生气无处不在。昨雨今晴,空气湿润,青苔生露,落叶满径,石阶含青,草木幽香,天空、云彩都在闪闪发光,满山遍野都在闪闪发光,那是生命之光。心静,才会捕捉到微妙的瞬间。且看卢道长自己的描述:在这个立冬的清晨,下了好几天雷阵雨的山里,起了好大的雾,出去散步的我,没多久就被这山里的大雾,从头到脚都湿润在整个大山里面……没一会,发稍和鼻尖还有眼镜框,就开始滴水了……还好,临出门喝了一杯暖暖地茉莉香片。

卢道长的山居生活_图片

山居观心,生活至简。鸡鸣则起,练功,看书,与三五邻友喝茶聊天。晨看满天星星睒眼,暮观日落余霞杳霭。城居客人来访,几块田间番薯,连皮下锅,佐以冰片红糖、刚挖的鲜姜,在灶上突突三四个小时,客人直呼美味。至简,才可体会到细微的美好。山村居民5位阿公阿婆,从59岁到89岁,劳作不缀,心地质朴,克已忍让。卢道长有辆车,每逢他下山,阿公阿婆会请他捎点谷子麦子下山去碾。三天内,阿婆必会烧碗丰盛漫溢的鸡蛋、香菇、笋丝、黄花菜干、豆腐皮、香干丝面条过来感谢,或者地里拔几颗蔬菜,洗得干干净净送来。他们没读过书,但中国传统文化在他们身上薪火相传。

卢道长的山居生活_图片

满山树木,烧光砍尽,一场雨后绿芽尽冒,一年后灌木丛生,五年后郁郁葱葱,十年后树木成林,大自然有着最强大最完美的自我疗愈能力。放下渺小追求,道法自然,心的花朵自会满山芬芳。这是卢道长住山的理由吗?

卢道长的山居生活_图片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凑巧腾讯弹出了一条新闻:女子因冬天起不来辞职。

卢道长的山居生活_图片

卢道长的山居生活_图片


Book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