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葉韻

這人竟然成了乞丐,全國人看到后都震驚了!

這人竟然成了乞丐,全國人看到后都震驚了!_圖片

那是去年秋天的一個下午,我和朋友坐在小館子里推杯換盞,不是午飯時間,店裡只有我們兩個客人,飯店小老闆也拎杯啤酒坐我們兩個旁邊閑聊,正當我們喝得起興的時候,一個老乞丐推門而入。


這人竟然成了乞丐,全國人看到后都震驚了!_圖片


飯店地處繁華地帶,經常有落魄者和偽裝的落魄者來尋求幫助,我們也都見怪不怪,這家小飯館的小老闆挺有人情味,每逢有這樣的事,或多或少他都要給兩個,今天也不例外,沒等老人開口,他掏出一塊錢遞了過去。老人不要,聲音很含混的說不要不要,不要錢,有剩飯給一口就成。


這令我們很詫異――這是一個真正的「要飯」的,他不要錢。我不由得仔細打量老人,他得有80多了,身板還算硬朗,腰挺的很直,最難得的是一身衣服雖然破舊,但是基本上算乾淨的,這在乞丐當中絕對是很少見的。要說要飯要到飯館里是找對了地方,可事實上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這人竟然成了乞丐,全國人看到后都震驚了!_圖片


小飯館做的是回頭客生意,客人吃剩的東西直接當面倒掉,他們家主食是燒賣,現要現包。小老闆根本就沒有剩飯剩菜給老人,很明顯他也不能給老人來上這麼一份現要現包的燒麥.


我們的桌上有一屜燒賣,每次來我們都會要上這麼一份,我一口沒吃過,我那哥們也是淺嘗輒止,之所以要它是一個習慣。這家飯館的服務員很有一套,在你點完菜后,她會隨口問一句:「來幾籠燒賣?」口氣不容置疑,你會下意識的選擇數量而不能拒絕他們家這個祖傳手藝。


這人竟然成了乞丐,全國人看到后都震驚了!_圖片


朋友也對這個老人發生了興趣,招呼服務員把這屜小老闆引以為榮的燒賣給老人拿過去,並且讓老人坐在我們旁邊的桌上吃。沒有外人,小老闆也就不攔着老人坐下,還說桌上有醋,有芥末,想用隨便。老人喃喃的道謝,從隨身的包袱里掏出一個搪瓷茶缸想要點水喝,這個缸子讓我們吃了一驚,班駁的缸體上一行紅字還可以辨認――獻給最可愛的人!


這人竟然成了乞丐,全國人看到后都震驚了!_圖片


我這個哥們是不折不扣的將門之後,他祖父是55年授銜時的少將。看到這個缸子出現在這麼個老年乞丐手裡讓我們很納悶,朋友遲疑地問老人這缸子哪來的?


老人喃喃的說:「是我的,是我的,是發給我的。」我們都覺得不可思議,朋友說:爺們,你過來坐,你過來坐,咱爺三嘮嘮。老人說不用不用。


我起身把老人扶到我們桌前,於是就有了這樣一段對話――「老爺子,你參過軍?」「是呀是呀,當了七年兵哩!」「您老是哪裡人?」「安徽金寨的。」「哪年入伍呀?」「46年,就是小日本投降的第二年。」「您參加的是哪只部隊啊?」「新四軍六師,就是後來的華野六縱。」「您還記得你們縱隊司令是誰嗎?」「王必成啊,打仗是好手啊!」


這人竟然成了乞丐,全國人看到后都震驚了!_圖片


老人語言含糊不清的念叨起來,我和朋友都默然了――一個來自鄉下的老農顯然不會知道這些已經逐漸被人們淡忘的歷史,這是支我軍歷史上的英雄部隊――孟良崮上,張靈甫被這支部隊擊斃,使該縱隊一戰成名。


我們給老人夾菜,倒酒,繼續我們的話題――「後來還參加了抗美援朝?」「是呀是呀,美國人的飛機厲害呀,我就是在朝鮮受傷后才複員的啊!」「那您參軍七年應該是幹部了,怎麼是複員呢?」「沒有文化啊,當不了幹部。」看見我們狐疑的神色,老人着起急來:「你們兩個娃不信嗎?我有本本的,有本本的!」

這人竟然成了乞丐,全國人看到后都震驚了!_圖片


老人慌慌地在懷裡摸出一個包得很仔細的小布包打開來,兩個紅色塑料皮的小本,一個是複員軍人證書,另一個是二等殘廢軍人證書。老人慢慢捲起左邊的褲管,我看見了一條木腿。


朋友在包里又拿起一張疊的很仔細的白紙打開看,看完后遞給我,默默無語。推薦關註:微信查找「老師之家」那是一張村委會的介紹信,大意是持該介紹信者為我村複員殘疾軍人,無兒無女,喪失勞動能力,由於本村財政困難,無力撫養,特准許出外就食,望各地政府協助云云。


這人竟然成了乞丐,全國人看到后都震驚了!_圖片


村委會的大印紅的刺眼。我們都被這個事實震驚了,飯店老闆也目瞪口呆,好久他才結結巴巴的對老人說:「老爺子,再到了吃飯的時候您就上我這來,只要我這飯館開一天,您就......」老人打斷他說不,他說他還能走動他就要走,老人說東北人好咧,當年在丹東他就知道東北人好咧。


我納悶地問老人為什麼在行乞的過程里為什麼不要錢呢?老人突然盯着我說:「我當過七年兵的,我還是個共產黨員哩,我怎麼能......?」


那一刻,我淚流滿面……

曾經為了身後的人們的幸福戰鬥的英雄,卻老無所依!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傳.播.出去吧!還有太多人不知道,我們中國現在還有着這麼一些默默無聞的英雄,希望這個世界對他們更溫暖!!

來源:圖文來自網絡

Booking.com